环境观察员

环境观察员
环境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蔡黄汝:世界经典名著:三剑客

蔡黄汝:世界经典名著:三剑客

  第一章 三件礼物

  一六二五年四月的第一个星期一,《玫瑰传奇》作者的故乡默恩镇仿佛陷入了一种骚动里。妇女朝着大街那边奔跑,孩子们在家门口又哭又叫,不少市民急急忙忙穿上护胸甲,拿起一支火枪或者一把槊来稳住自己那忐忑的心,朝诚实的磨坊主客店赶去。一群吵吵闹闹的人满怀好奇的聚集在客店门前,人群密密麻麻地,而且越聚越多。

  在那个时代,突然而来的恐慌是经常发生的,难得有一天,各处都平静无事。领主与领主之间的明争暗斗,国王与红衣主教之间的动武,西班牙人与国王之间的争斗等等,这些都是家常便饭。除去这些暗的、明的、秘密的、公开的战争以外,另外还有盗匪、乞丐、胡格诺派教徒、狼和穿号衣的仆从也会向所有的人开战。一直以来,市民们都必须拿起武器战斗,但是,拿起武器抵抗红衣主教和西班牙人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因此这个根深蒂固的习惯得出的结果是,在上述的一六二五年四月的头一个星期一,市民们听见喧闹声,既没有看见西班牙的军旗,也没有看见德·黎塞留公爵的侍从号衣,于是匆匆忙忙朝诚里的磨坊主客店的方向赶去。他们到了以后,每个人都能看见而且看清了这场骚动的原因。

  一个年轻人出现在大家面前,让我只用一两笔来钩出他的形象——请大家想象一下十八岁时的堂吉诃德;没有穿紧身胸甲和锁子甲,也没有护腿的堂吉诃德,戴着一顶插着一根羽毛的贝雷帽,他的眼神坦诚而聪颖;有一点鹰钩鼻,但样子很斯文;身材对青少年而言显得稍高,对成年人来说又显得矮了点。如果不是那把挂在皮肩带上的长剑,人们一定会把他看成一个出门在外的农夫的孩子。那把长剑在它的主人走路时,拍打着他的小腿,在他骑马时,拍打着他的坐骑身上的倒竖的鬃毛。

  年轻人还有一匹很容易引人注意的坐骑。这是一匹贝亚恩小马,大约十二岁到十四岁,黄色的皮毛,尾巴上的毛脱落了,腿上长满了坏疽。走路时马头垂得比膝盖还低。虽然这样,它还是每天能走八法里路。不幸这匹马的这些优点却被它的古怪的毛皮和很不得体的姿态掩得干干净净,以致在一个人人都对马很在行的年代里,上述的这匹小马差不多一刻钟以前从博让希门进来,走人默恩镇时,就引起了骚动,马匹带来的不好印象甚至扩散到骑在马背上的主人。

  这场骚动使年轻的达尔大尼央(马的主人)感到难堪,尽管他的骑术非常高明,可仍是不能假装不知这样一匹马给他带来的可笑之处。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在父亲老达尔大尼央先生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他时,他一边接受,一边频频地叹气。他知道像这样的一头牲口至少值二十利弗尔,而且伴随着这件礼物的训词又的确是无法估计价值的。

  “我的孩子,”那位加斯科尼贵族用亨利四世至死没能改掉的那种纯正的贝亚恩土话说,“这匹马出生在你父亲家里,转眼间就快十三岁了,它一直就没离开过我,所以,你应该喜欢它。你永远不能卖掉它,让它安安静静地受人敬重地终其天年吧。如果你有一天骑着它上战场,你应该像照顾一个老仆人一样照顾它。在宫廷上,”老达尔大尼央继续说,“万一你能很荣幸地到宫廷里去,你必须维护你的贵族姓氏,我们的祖先使用它已有五百多年了。为了你,也为了你那些亲近的人——我说的是你的亲人和朋友,绝不能容忍别人冒犯你,除非是来自红衣主教和围王的冒犯。一个贵族子弟在今天要想获得成功要靠自己的勇敢,也只能依靠他的勇敢。如果谁有一秒钟的怯懦,谁就会在这一秒钟之内失去幸运之神给他的机会。你还年轻,你应该勇敢,因为:第一,你是一个加斯科尼人;第二,你是我的儿子。机会来时不要怕,还要去找冒险的事做。我曾教过你击剑,你有两条钢铁一样的腿,一双钢铁般的手臂,你要不时地跟人决斗。我的儿子,我现在给你的,只有十五个埃居,我的马和你刚才听见的叮嘱。您的母亲会另外添上从一个波希米亚女人那儿得到的调制某一种药膏的秘方,对一切创伤,只要不触及心脏,这个秘方都有神奇的疗效。尽量利用这一切,幸运地、勇敢地生活下去。我还有一句话要补充一下,我给你提供一个榜样,因为我从来没到过宫廷,仅仅作为志愿兵参加过宗教战争,所以这个榜样不是我。我想说的是德·特雷维尔,他以前是我的邻居,小时候与我们的路易卜三国王一起玩过。他们有时打架,打架时,国王并不总是强者,挨打反而使他对特雷维尔更加敬重。后来,特雷维尔在他第一次去巴黎的途中与人进行了五次决斗;从前国王逝世一直到小国王长大,他决斗过七次;从小国王长大到现在,他也许决斗了上百次!尽管有那些敕令、规则和判决,他还是当了火枪队队长,也就是说,他成了国王十分看重而红衣主教又很畏惧的一群勇士的头领。谁都知道红衣主教素来是天不怕地不怕。此外,特雷维尔每年收入一万埃居,因此,他是一个很阔绰的达官贵人。可他开始和你一样。你带着这封信去找他,把他作为榜样,像他一样干吧。”

  说到这儿,老达尔大尼央先生亲手把自己的剑给儿子佩上,亲切地吻了他的双颊,预祝他前程顺利。

  年轻人从他父亲的房间出来后,找到母亲。此时,他母亲正拿着那张非凡的药方等着他。这张药方以后要经常派上用场了。这场告别要比刚才那场时间长。这并不表明老达尔大尼央不喜欢他的儿子,儿子是他惟一的后嗣,主要是因为在他眼里,小达尔大尼央是个男子汉。老达尔大尼央夫人却不管这些,她痛哭流涕。让我们说几句赞扬小达尔大尼央的话吧:他虽然竭力让自己沉着得如同一个未来的火枪手应有的样子,但他的天性还是占了上风,他还是流了很多眼泪,而且,他好像很不容易才止住了泪水。

  这一天,年轻人带着父亲给他的三件礼物动身了。其中包括十五个埃居,一匹马和一封给特雷维尔的信。至于忠告,人们都明白还没有计算在内。

  带着这些临别赠言,达尔大尼央在身心两方面都成了和塞万提斯的小说主人公堂吉诃德完全一致的复制品,他把微笑当侮辱,把目光当挑衅。结果,从塔布到默恩,一路上他始终紧握拳头,平均每天十次把手伸向剑柄。尽管这样,他的拳头始终没有落下,剑也没有离开过剑鞘。并不是因为路旁的人看见这匹倒霉的小黄马没有露出微笑,而是因为在这匹小马背上有一把相当长的剑在不停地响,在剑之上有一双高傲而凶狠的眼睛,所以,人们都忍住不笑出来。因此,达尔大尼央在到达默恩这个不幸的城市之前始终保持着尊严,他的敏感没有受到任何侵犯。

  但是到了默恩,达尔大尼央在诚实的磨坊主客店门口下马时,不论是老板、伙计还是马夫,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扶住他的马镫。透过底层一扇半开的窗户,他看见一位身材高大、神情傲慢的贵族正和两个人说话,这两个人正毕恭毕敬地听着。达尔大尼央开始仔细地听他们谈话,因为他相信他们正在淡论自己。达尔大尼央并没有完全错,他们正在谈他的马,但没有谈他。那个贵族看上去正在列举这匹马的优点,听的人看上去对那贵族特别恭敬,所以,他们不断发出笑声。既然性格暴躁的年轻人能被一个半露的微笑激怒,大家自然懂得哈哈大笑对他会产生什么影响了。

  但是,达尔大尼央首先想看清这个正在嘲笑他的傲慢无礼的人长得是什么样子。他傲气十足地看着那个陌生人。这人年纪在四十岁到四十五岁之间,一双黑眼睛,目光如炬,面色苍白,鼻子非常突出,黑唇髭修剪得非常仔细。他身穿一件紫色的紧身短衣,一条紫色的有同样颜色饰带的齐膝短裤。短裤和紧身上衣虽是新的,但看上去好像已好长时间被放在旅行箱里,皱得很厉害。达尔大尼央以锐利目光迅速注意到这一切。毫无疑问,他出于本能地感觉到了这个对于他未来的生活有一种巨大的影响。

  然而就在达尔大尼央盯着穿紫色紧身短上衣的贵族看的时候,那人正就那匹小马提出他那些最为渊博、最精辟的论证中的一个,两个听众哈哈大笑,他本人也一反常态地露出一抹飘忽不定的微笑。 ……

环境观察员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环境观察员 » 蔡黄汝:世界经典名著:三剑客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