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观察员

环境观察员
环境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施琰明前马剑茶 | 浓缩一份春天的美好,如茶,如香槟

施琰明前马剑茶 | 浓缩一份春天的美好,如茶,如香槟

  原标题:明前马剑茶 | 浓缩一份春天的美好,如茶,如香槟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居然感觉特别合适形容茶和香槟的一生。它们都可俗可雅,既能在顶级场合游刃有余不失体面,也可亲近于随意的聚会小酌。没有什么人,什么东西,是会一直处在云端,亦或是低洼:无非,这是人的世界。

  从小在老家马剑的茶山里转悠,却不如这几年与葡萄酒走得更近。喝茶是一种可简可繁的文化,就如香槟。很多身边的小伙伴在选择香槟或者葡萄酒的时候总是纠结于对它的不了解,觉得很深奥,总是在外面转着。其实何必纠结,想想哪怕是近在眼前的茶文化,我们又有多少人曾深究过?想喝就喝,喝多了,你就知道喜欢什么了。

  聊茶叶的本身,产地,品种,品鉴经历的比较,背后悟出的人生处世哲理,也许和香槟、葡萄酒一样,它们可以成为谈话间主题,代表源自大自然的精粹,由着人们去敬仰和欣赏;有时候,是它们的媒介性质的呈现,作为谈资,作为专业背景,作为串联起话题的支架;又或者,什么也不是,就是单纯的饮品,满足着各式各样的人生方式。

  一杯香槟,一壶茶,尽是惬意。

  Ning

  槟客文化团队

  老家【马剑】在西施故里 ——浙江省诸暨市最西边,紧邻杭州,古朴的山水小镇承载了不少历史与民俗文化,父子同科,有医学圣手,有良将,有商贾,秦皇古道,古祠堂,寺庙,舞龙灯,跑竹马;山涧漂流,向日葵花田,农家美食...

  清明前后,家乡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茶叶。

  马剑九灵山下汇聚而来的溪水,和桃花,油菜花,嫩叶一起都在张扬着它们的季节。一场春雨一场暖,春日午后的阳光是迷人,这是只有村子里的中华田园犬和老人们才懂得享受的美好。水塘边覆盆子花肆意沐浴在暖日中,一种石缝里钻出来的野性。这提醒着小时候的我,马上可以穿上围裙来采茶叶玩儿了。

  是的,采茶叶玩。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春日的“娱乐”活动,采茶叶是个由头,一路上会遇到更多好玩的事情,随采随吃的覆盆子,野果子,映山红,黄鹂的叽叽喳喳,茶叶丛里的麻雀窝, 收茶人的叫唤…都是回忆。

  “喝新茶的感觉,就像是把春天的味道浓缩在了罐子里,随时想到了,就可以拿出来享用,不觉得很奇妙么?”

  新茶上市,明前的嫩芽,后冒的大茶叶,茶山上都是带着草帽掐着嫩芽的农妇们。白天的舞台在山里,是新芽们告别茶山的时候,躺在围裙兜里,准备晚上去瘦身。新茶是真的香。我就喜欢绿茶的新鲜和清爽,那是一种,“沁人心脾” 的体验。

  马剑的云剑茶也是小有名气,现在新芽刚刚露出,正适合头一茬。我们这儿的茶叶只取最嫩的芽,采出来也是干净清爽的一撮。我们小孩儿跟着玩,真正的茶农们每天带上草帽遮阳,在茶树丛里辛苦地穿梭一天。因为品种以及修剪的差异,有时候站着就可以采摘,有时候半蹲着,有时候茶树过密,淹没在茶树丛里,远远的都看不到人。

  茶厂是晚上,甚至后半夜才开始工作的。傍晚收来的新茶叶,要经过“三烘四焙”,烘一次,摊凉了,继续来。最后还要手工再翻炒。马剑的茶叶泡出来还是很美的,像剑一样竖立,山间的幽香被山泉一下子激发出来:沁人心脾,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总有美好的事物慢慢被人发现和欣赏。有时候其实植物只是在静静地顺着生命轨迹演绎着自己眼中的那份完美,只是有时候我们幸运,遇上了它。”

  烘茶也是技术活。农家都会自己烘几斤用作家里客人来的招待必备。小时候亲戚家都用大锅灶烘,我在后面添柴火,大人在前面用手不断翻动茶叶,渐渐地变成干扁卷曲的深色。

  慢慢地,春天渐远,茶叶泡出的水也渐渐带一些成熟的味道了。年复一年,茶叶也在不断轮回。

  现在想起来,这几年浸润在葡萄酒的世界里,不过也是一般的道理。正如童年时对采茶季的期待,在法国勃艮第的时候,秋天的葡萄采收与发酵季是最令人期待与激动的,没有参与过葡萄收获与酿造过程,总是有些缺失的。

  就像当年遇到连续30年在同一家酒庄参加采收的勃艮第品酒骑士团御用乐队歌唱家爷爷,他说,有些事成了习惯,就是一种收集美好的过程。每年收葡萄,大家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分享同一份艰辛与喜悦,你在其中得到的不是只有报酬,还有一路的欢声笑语,每日下午茶的闲聊,酒农对葡萄品质的坚持与严苛,以及葡萄园的秋天。茶农的心情也是一样一样的。

  “其实,有时候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要静下心来,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这一片自然,就已然十分美好。”

  古人总喜欢把茶叶赋予某种人文意义。茶与禅意,茶与品格,茶与人生态度。茶道,从技艺的范畴提升到了精神高度。人嘛,总喜欢找到大自然的事物来实现精神寄托,也许,因为我们说什么,它就是什么。

  茶和葡萄酒有很多共同之处,都是由植物经过转化而成的饮品,都按照产地、品种、酿造工艺的不同而出现十分繁杂的类型,都渗透在当地的历史文化风俗中,成为人文特色中重要的一部分。

  古人认为茶乃自然之物,采天地之灵气,能使人轻身去浊,在茗饮中感悟天道、人道和寻找修身养性之道。

  一些饱含阅历的人们,总喜欢约个时间泡一壶茶来聊聊,聊工作,聊人生。也许,茶的清幽或者醇香愿意让他们从城市的快节奏中抽离出来。加上自古以来被赋予的精神涵义,喝茶这件事情,顿时就变得丰满了许多。

  “像是自觉接受了一种山间的游戏规则,慢慢地,喝口茶,就能静下心来聊天。”

  也许,大自然真正的美好在于,你愿意去懂它,亲近它,并且尊敬它的时候,就真的能给你无限的想象与值得一生去探索的文化与价值;你轻视它时候,它也不在乎。

  有些事成了习惯,就是一种收集美好的过程。如喝茶,如画画,如喝香槟。

  我在马剑,收集了一份美好,想与你分享——老家春天的味道。

  图片来源:Ning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环境观察员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环境观察员 » 施琰明前马剑茶 | 浓缩一份春天的美好,如茶,如香槟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