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观察员

环境观察员
环境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李在容我们为什么喜欢小孩子

李在容我们为什么喜欢小孩子

  早上看书的时候,外甥女醒了,为了怕她哭,我打算过去和她说话。在向她房间行进的过程中,我努力把自己的状态调整为4-5岁小孩的心智。看着睡眼朦胧的她,我胸有成竹。我用手比划着书的封面,故做好奇的问道:“你看,这个人是不是在跳舞呀?(图1所示)”

  她果然顺着我指向,仔细的观察书的封面,但接下来的对话却超出了我所预期控制的范围。外甥女以更吸引我注意力的语气问道:“她为什么在外面跳舞啊?”

  “在外面?”这个问题出乎我的意料,我不得不顺从她的视角来看封面,这才看到一个跳舞者所站的场地是在夕阳美丽的大海边,我想了一个似乎合理的答案:“因为外面是大海啊,很美。”接着,我问道“你看,她的胳膊像不像只天鹅啊?”

  “天鹅?”她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说道:“她的手像颗心。”为了跟上她的步伐,我再一次翻转过来看书的封面,发现封面的跳舞者两只手果然形成了一颗爱心的形状。

  但令我难堪的是,她的注意力紧接着转移到了书本的内侧,提出了第三个让人穷于应对的问题:“舅舅,这里为什么有一条线?”

  “一条线?难道她说的是经常被当做书签的内侧的那条丝线吗?”我仔细看了下书的内侧,这本书并没有那条线呀。但当我又再一次以她的视角来看时,翻开的书本的两侧的夹角,在明暗光线的反衬下果然形成了一条直线(图2所示)。

  这本本来让我兴趣盎然的书,一下子失去了它的吸引力,因为以它为开端的对话,现在只能让我既费神又显得过分笨拙。

  图1 书本封面的舞者

  图2 书本内侧夹角形成的明暗直线

  短短5分钟对话的片段,揭穿了谎言,我自认为非常擅长和小孩子沟通,又极力让自己站在小孩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在应对小孩的“把戏”中自然是得心应手的。但这三个主题的对话,不仅没有显得我的心智成熟健全,反而把我退回到了蹒跚学步的婴儿模样。

  在不久之前,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我们为什么喜欢小孩》。然而上面的这段艰辛对话,仿佛使我得出“我们为什么‘讨厌’和小孩对话”的结论更合理一些。因为她们是如此的敏锐,而我却显得如此的笨拙,和她们对话,简直是“自取其辱”。但现在为了挽回颜面,我们稍微放下一向自以为是的尊严,看看我们和她们的“天壤之别”的关键在哪里,好抚慰受伤的心灵。

  答案还得从上面难以回首的对话寻找。同一本书的封面和内侧,却显现出南辕北辙的两个世界。我的视角是封面的一个孤零零的舞者、优雅的单侧手臂、书本里面孤立无援的汉字。外甥女的视角是在美丽海岸边的舞者、双侧手臂形成的心形、光影交错形成的直线。显然,我看待物体的特征是单独且脱离环境、以自己的喜欢和目的为导向的,事物在我这里只能呈现我希望看到的一面,它们已经脱离自身的原初。她的视角是整体融合环境的,事物在她这里成为真实的原本,不需要根据她的喜好来改变自己的形态,她看到的不仅是细节,更多的是映入眼帘的整个世界。

  为了进一步衔接我所说的“我们为什么喜欢小孩”这个主题,我略“激进”的将上面的结论转化为如此:我们成人的视角(如果我算是个心智成熟的成人)过分受到自己的喜好影响而开始产生缺乏对事物整体的观察,我们只喜欢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一面,而排斥事物的其他面向(如我为了学习书本的知识而摒弃对于书本更多整体因素的综合),这使得事物或我们去交往的对象显得残缺,如果交往的对象有主观意识,则他们也往往会“投我所好”变得矫揉造作。在另外一方面,小孩的视角更少受到自身喜好的影响,她们看到的往往是事物突出的一面,在她们眼里事物呈现出来的就是事物本身,这使得事物或我们去交往的对象显得完整丰满,我们所接触的对象会更加怡然自得的呈现他们的所有。

  鲁迅似乎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如果能在个人空间和公众场合表现的一样,那他这个人就是完美的。”现实是我很少见到一个和我面对面聊天的成人能自然优雅的挖鼻屎,我们一般把这样的“完美”留在自己的“闺房”。在成人交往的世界里,我们不会做最完整的自己,与他人交流往往是投其所好,隐藏自己这个世界认为丑陋的一面,努力表现出自己优雅美丽的一面,目的是为了得到他人的认可和赞赏。与陌生人交往避免表现出自己的粗俗,与朋友交往避免表露可能存在伤害他人的内心言行,与恋人初步交往避免自己的穷酸小气,与家人交往避免流露出消极迷茫的价值观。在这个世界里,成为一个成熟稳重的成人,意味着做一个他人和这个世界喜欢的人,从而套上虚伪的面具和造作的枷锁,意味着在公共场合的残缺和心不由己。

  我碰到几个小孩在看到我的膝盖和锁骨时候,一脸茫然的问我“哥哥,你这里是什么?”她们生长的家庭身材都很丰满,所以自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外甥女有一次在下楼时,碰到一个长得比较胖的人,语调毫不降低的说“哇,你看这个人好胖啊。”从她们天真无邪的眼睛和语调中,你察觉到的不是赞美,李在容也不是贬低,而是一种客观的描述。世界的审美观与她们的审美观还没有融为一体,所以她们会在私下或公共场合言行更为一致,较少因为世界认为哪样是好就去表现出哪样,哪样是坏就去隐藏哪样。按照鲁迅的话而言,她们是更倾向于完美的。她们表现的如此“完美”,正因为看待事物或他人也是如此完美,我们在她们面前将呈现出最原初完整的一面。成人世界里认为的一切至高无上的东西,在这里就像从高空坠落的废弃品,豪华跑车抵不过一颗美味的冰激凌,盛世美颜抵不过一扇温柔的面庞,极致权威抵不过一个谦和的微笑,满腹诗经抵不过幼稚的呓语。我们在小孩子的世界里表现的好与坏,与身外之物无关,与虚伪造作无关,与极力讨好和费力避免无关,在这里我们可以抛弃枷锁与镣铐,与她们进行最真实最自由的对话,用你最简单最朴素的言行就可以换的她们的接纳与认可。在小孩的世界中,你在成人世界里努力避免呈现的肥胖、丑陋、贫穷、软弱将得到最真挚的拯救与爱的包容。

  残缺、矫揉造作、满身的枷锁镣铐与全然的完整、真实、自由,我们愿意喜欢哪个世界呢?有人得知我是咨询师的时候,会提出一些难以让我回答的问题“我该怎么为人处世,才能获得他人的接纳与喜欢呢?你能不能给我推荐一些书籍,哪怕是心灵鸡汤?”我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但可能重来没有令他们满意过。答案就来自于他们的原初,来自于他们本身就曾拥有的世界,来自于他们还是小孩子时候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和他人的视角。

  最后需要申明的是,首先这个答案绝对不是告诉我们需要在一切场所旁若无人的自然而优雅的挖鼻屎;其次,我们知道为什么喜欢小孩的原因,并不代表得无时无刻的喜欢她们。

环境观察员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环境观察员 » 李在容我们为什么喜欢小孩子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