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观察员

环境观察员
环境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吴贤庆:故事:初次见面总裁为我豪掷百万,几张聊天截图让我怀疑他目的

吴贤庆:故事:初次见面总裁为我豪掷百万,几张聊天截图让我怀疑他目的

  苏恬恬见过许多讨厌的客户,但从来没见过像陆奕权这么讨厌的,自大、自恋又没有自知之明。

  第一次见面,陆奕权就直接对她说:“做我女朋友吧。”

  拜托,她只是卖表的好不好?

  当然,以苏恬恬的美貌,陆奕权不是第一个这么对她说的客户,但陆奕权绝对是最不要脸的那个。

  苏恬恬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对陆奕权说:“不好意思,先生,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陆奕权钩起性感的嘴唇,说:“我不介意你跟我在一起。”

  苏恬恬手上拿着的名表差点失手掉到地上,心里骂道:以为自己有点钱就了不起吗?

  她一本正经地对陆奕权说:“这位先生,请您自重。”

  陆奕权收起魅惑的笑容,递给苏恬恬一张烫金的名片,说:“记住,我叫陆奕权。我想给我的未婚妻买一个手表,你帮我挑一下。”

  苏恬恬又一次被陆奕权的行为刷新了三观,这个渣男,已经有未婚妻了,还到处在外面招蜂引蝶!

  苏恬恬随手挑了一个价值20多万的女款手表,向陆奕权介绍:“这个手表……”

  陆奕权打断她的话,问她:“你喜欢这款手表吗?”

  苏恬恬一脸蒙圈,随口答道:“挺喜欢的。”

  陆奕权说:“给我包起来,我下次再取。”说完,他转身便离开了店里,他身后的助理麻利地买了单,也跟了出去。

  真是莫名其妙。

  第二天,陆奕权又来了,但他没有把表取走,而是又让苏恬恬给他选了一款女式表。

  苏恬恬故意给他挑了一款120多万的手表,结果陆奕权眼都不眨一下,就让助理买了单。

  还是留下一句话“下次再取”就走了。

  如此这般,陆奕权竟连续来了5天,豪掷了600多万元买了5款女式表。

  苏恬恬一下子拿到了十几万的提成,其他店员都眼红得不得了。

  但陆奕权越是这样,苏恬恬就越觉得他讨厌。

  这天晚上,苏恬恬的男友宋平从L市出差回来,约她去看一场最近很火的电影。

  宋平是一名公务员,父母都是医生,苏恬恬和他已经交往了半年,双方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两人来到了当地最好的电影院——凯旋电影院,进场的时候,宋平却被拦住了,让他到前台核对信息,他只好让苏恬恬先进去。

  不料,苏恬恬进了放映室,却发现整个放映室只有她一个人,真奇怪,买票的时候明明是几乎满场的。

  电影快要开始了,苏恬恬正想打电话问宋平什么时候进来,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磁性的声音说:“不用问了,他进不来的。因为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看电影——”

  苏恬恬扭头一看,发现陆奕权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她的身后。

  陆奕权又勾起那性感的嘴唇对她说:“除了你。”

  原来是他在搞鬼,苏恬恬站起来生气地骂道:“有病!”便准备离开。

  陆奕权却掏出了一张门票对她说:“明天晚上8点,把手表送到国际演艺中心,我在那等你。”

  这个该死的。。。等等,明天晚上8点?国际演艺中心?那不是她偶像周神在开演唱会吗?

  苏恬恬可是抢票抢了很久都抢不到,她看着陆奕权手中的门票,一眼就认出那是vvip的门票,可以和偶像超近距离接触,她口水差点没忍住流出来。

  咳咳!看在偶像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吧!不,为顾客提供周到的服务是她们店的宗旨。

  苏恬恬一把抢过票,丢下一个“行”字就转身离去。

  她到了大堂,把还在和工作人员理论的宋平拉走了。

  第二天晚上,苏恬恬到了国际演艺中心,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傻眼了。

  整个国际演艺中心,有两个座位十分突兀地安排在舞台上,怎么形容呢?就是中国好声音导师那样的座位,感觉周神是专门表演给这两位导师看的。

  工作人员把苏恬恬引到舞台上的座位就坐后,对她说:“苏小姐,陆先生马上就到。”

  苏恬恬坐在座位上,真是感觉如坐砧板,突然一束光线打到了她的脸上,她发现自己出现在大屏幕上。

  台下的粉丝一阵哀嚎,这个陆奕权搞神么鬼?她是想要让周神的少女粉手撕她吗?

  过了一会,周神竟然和陆奕权直接从舞台的中央升起,全场气氛瞬间燃爆。

  苏恬恬看到陆奕权站在周神旁边,颜值竟然一点也不输周神,两人站在那里,简直就是一幅精美的海报。

  周神说,今天他非常开心,因为他好朋友陆奕权和他的女朋友苏恬恬小姐来到了现场,他特意为他们安排了舞台中间的两个座位。

  等陆奕权坐下,苏恬恬质问他:“陆先生,我告诉过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朋友了?”

  陆奕权说:“六天前。”

  苏恬恬说:“陆先生,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未婚妻吗?”

  陆奕权侧过脸微笑着对她说:“我怎么对不起你了?”

  等等,苏恬恬得捋一下他的话,她问的是他的未婚妻,他说没有对不起她?

  这个陆奕权又在占她的便宜,她瞪着眼看着陆奕权说:“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未婚妻了?”

  陆奕权说:“刚才。”

  简直是无赖,苏恬恬懒得理他,把装着手表的袋子一把塞给他,就准备走人。

  陆奕权却说:“我今天只要一个手表,其他的下次再带给我。”苏恬恬真是要气死了,她提起剩下的手表就要走。

  陆奕权说:“这样就走了?这可要把你偶像的心伤透了。”

  苏恬恬这才发现周神正在一边唱歌一边看着他们,看在周神的面上,忍了。

  但没过一会,苏恬恬很快就随着现场的气氛忘我地嗨了起来。

  演唱会结束,周神还专门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苏恬恬简直满足到快要爆炸了。

  临走前,陆奕权要苏恬恬加他的微信,苏恬恬正式警告他说:“陆先生,我下个星期就要订婚了,请你不要再骚扰我好吗?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小姐姐。”

  陆奕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客户加个微信了解一下产品不可以么?”

  陆奕权说得合情合理,苏恬恬只好加了他的微信,不过把他备注为“讨厌鬼”。

  这个周六,苏恬恬和宋平两家人约好了一起吃饭,商量订婚的事情。

  苏恬恬父母三年前出车祸去世了,她跟外婆一起相依为命。

  宋爸宋妈对苏恬恬本来就不太满意,觉得她不是公务员,配不上他们的儿子,而且双亲去世、家境普通,根本和他们家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苏恬恬除了人长得漂亮,就一无事处,要不是儿子坚持,他们是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所以,他们也毫不客气,宋妈直接就以准婆婆的姿态,告诉苏恬恬,结婚后就要辞职专门在家伺候老公带孩子。

  外婆虽然心有不悦,但毕竟宋平家也算是一户好人家,宋平平常对她和恬恬都挺好的,所以就忍了下来。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给恬恬找户好人家嫁了。

  苏恬恬看到外婆同意了,她也没有意见,双方这顿饭就算是订婚了,婚礼定在两个月之后举行。

  周日晚上,陆奕权让苏恬恬把手表送到国贸大厦顶层的旋转餐厅。

  苏恬恬到了才发现,陆奕权包了整个餐厅,要她留下一起吃晚餐。

  她把昨天戴上的订婚戒指展示给陆奕权看,说:“陆先生,我昨天已经正式订婚了,两个月后就结婚了,你再这样,我就要告诉我未婚夫了。”

  陆奕权用一种迷之自信看着她说:“很快,你就会改变主意。”

  苏恬恬说:“我发誓,我不会。”

  陆奕权说:“如果那样,我不介意婚外恋。”

  苏恬恬看着他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陆奕权又威胁让她陪他吃完晚饭,然后只留下了一只手表,才让苏恬恬离开。

  真是个变态,苏恬恬心里骂道。

  这个星期,苏恬恬所在的门店宣布了新的店长人选,本来她的总业绩最高,应该是最有希望的,但总部最后一刻却宣布了她的死对头林佳上任。

  林佳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苏恬恬交出她手头所有的客户资料,尤其是陆奕权,由她来亲自跟。

  苏恬恬虽然不爽,但正好可以摆脱陆奕权,她便把陆奕权的微信也一起推给了林佳。

  此时,陆氏集团总部大楼的总裁办公室内,陆奕权微信的一个好友申请,让他皱紧了眉头:陆先生,您好!我是劳氏钟表的新店长林佳,以后由我来亲自为您服务,麻烦通过一下。”

  他转头吩咐李特助说:“帮我买个东西。”

  李特助应道:“好的,总裁,请问买个什么东西?”

  陆奕权说:“买个公司。”

  总裁管“买个公司”叫“买个东西”,李特助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说:“好的,总裁,请问是哪个公司?”

  陆奕权说:“劳氏钟表,我要直接管理。”

  李特助把自己的眼镜扶稳,应了一句“我这就去办”,便准备退出去。

  陆奕权又把他喊住说:“上次让你查的人有结果了吗?”

  李特助说:“很快就会有结果。”

  陆奕权点点头,他才退了出去。

  自从林佳接手了陆奕权之后,陆奕权果然没有再找她了,看来陆奕权也知难而退了。

  这些天,苏恬恬和宋平忙着去订酒店和找婚庆公司,但连续找了好几家都不满意。

  苏恬恬有点气馁,宋平却像没事人似的,苏恬恬总觉得他跟以前有点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

  这天,苏恬恬正在上班,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店门口,是陆奕权,身边还跟着他的助理和总部的人。

  这次,陆奕权没有找她,而是直接找到了林佳,一群人进去了办公室。

  苏恬恬心里感到既开心又有点失落,这种花花公子,想必已经转移注意力了,肯定又把哄她的那一套用在了林佳身上。

  但没过多久,苏恬恬却看到林佳抹着眼泪出来,直接离开了门店。

  随后,总部的许部长召集所有的店员集中一起,他宣布:从今天起,陆奕权就是这家店的新店长,林佳因为违反公司规定已经被开除。

  站在陆奕权身后的李特助简直是没眼看,他万万没想到他家总裁说的收购劳氏钟表后他要直接管理,是要当一名店长。

  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陆氏集团总裁竟然要亲自当一个钟表门店的店长,李特助真是无语了。

  许部长说:“事实上,陆总已经全资收购了劳氏钟表,他现在是钟表的老板,但陆总想亲自考察实体门店的经营情况,大家要好好表现。”

  苏恬恬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几乎合不上,这个陆奕权怕是疯了,但愿他是真的想收购劳氏钟表,而不是冲她来的。

  许部长一走,陆奕权便当众宣布苏恬恬为副店长,店里的事务由她负责。

  虽然苏恬恬也很想升职,但却不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她到办公室找到陆奕权说:“陆总,我觉得你这样选我当副店长不合适。”

  陆奕权的唇钩出了一条好看的曲线,他对苏恬恬说:“我看过所有人的业绩,你的业绩是最好的,综合评价也是最高的,这个店恐怕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当副店长。”

  他注视着苏恬恬的眼睛说:“难道你以为我选你当副店长是另有原因?还是你期待我因为其他原因选你当副店长?”

  苏恬恬的脸一下就红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我。。。”

  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外婆打给她,外婆很少在这种时候打电话给她,苏恬恬的心“咯噔”了一下,她赶紧接通电话。

  对方说话的却是其他人,原来是她外婆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了。

  苏恬恬挂了电话,便对陆奕权说:“陆总,我外婆进医院了,我现在要请个假。”

  陆奕权说:“我送你去。”

  苏恬恬的心现在乱成了一团,只想最快去到医院,便同意了。

  车上,苏恬恬打电话给宋平,她外婆被送去的医院刚好是宋平爸妈所在的医院,她让宋平请他爸妈帮忙先照看一下。

  过了一会,宋平却回电话告诉她,他爸妈现在正忙着,走不开。

  苏恬恬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坐在她身旁的陆奕权看在眼里,他吩咐刘特助马上联系医院,将苏恬恬的外婆安排到他们集团专属的VIP病房,让最好的医生治疗。

  苏恬恬听着陆奕权用沉稳的声线有条不紊地将一切都安排好,突然发现他也并不是那么讨厌,她对陆奕权说:“谢谢!”

  陆奕权却说:“你的外婆就是我的外婆,谢什么!”

  这个时候陆奕权还不忘占她的便宜,不过苏恬恬却忘记了生气,反而扑哧地笑了起来。

  苏恬恬的外婆因轻度中风而晕倒,幸好抢救及时,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还没醒来。

  陆奕权走后,宋平和他妈妈一前一后地来到了VIP病房。

  宋妈一进病房就对宋平说:“儿子,你怎么把恬恬外婆安排到VIP病房来了?你知道这里多贵一天吗?这钱我们家怎么出得起啊?赶紧转到普通病房去。”

  宋平刚想跟他妈妈解释,不是他安排的。

  这时,一位满头银发的大夫走了进来,是宋妈科室的主任,他问宋妈:“你们和苏小姐认识?”

  宋妈解释说,苏恬恬是她的未来媳妇。

  银发大夫对宋妈说:“院长交待了,苏小姐这里的病人要集中全院最好的力量治疗。你未来媳妇的地位非同一般啊!真是有福气啊!”

  宋妈的脸一阵红一阵绿的,苏恬恬竟然还有这样的关系?那她和宋爸提拔的事情不是也可以让她帮忙向院长提一提?

  想到这里,宋妈亲切地对苏恬恬说:“恬恬,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用最好的手段帮外婆治疗的。”

  苏恬恬冷眼看着宋妈的表演,心里感叹她这态度也转变得真够快的。

  经过这一天,宋爸宋妈对苏恬恬的态度明显热乎了起来,对婚礼也很上心,催着宋平去订酒店。

  苏恬恬请了一个星期假,在医院照顾外婆,等外婆出院了才回去上班。

  一上班,李特助就通知她到陆氏集团的总部大楼,陆总在那等她。

  到了总部大楼的17层广告部,苏恬恬又傻眼了,只见偌大的房间,一水过挂满了各种华丽的婚纱和礼服,陆奕权正在一面镜子前试一套黑色的礼服。

  陆奕权转身发现了苏恬恬,便问她:“怎么样,好不好看?”

  苏恬恬没好气地说:“陆总,请问你让我来有什么事吗?”

  陆奕权让刘特助向她解释。刘特助告诉她,是公司的广告部为劳氏钟表策划了一个以婚纱为主题的新品推广会,但这次推广会不请明星,由员工直接穿上婚纱展示新品,她只是其中一个被选上的员工。

  苏恬恬半信半疑,刘特助又让设计师向她展示了其他员工的定妆照,她才相信。

  这总裁为了骗未来的少夫人试婚纱,也真是够累的。

  设计师先给苏恬恬量了尺寸,又为她选了好几款的婚纱,苏恬恬才发现,这些婚纱都是国际一线品牌出品的,有些还是著名设计师设计的,比起她在外面店里试的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倍。

  女人的爱美之心瞬间被激活,苏恬恬有一种要把这里所有的婚纱和晚礼服都试一遍的冲动,更让她忍不住要尖叫的是,这里还有各大品牌的鞋子和珠宝。

  苏恬恬整整试了一天,设计师才帮她选定了一款鱼尾长裙设计的婚纱,配上她的身材,简直就是完美。

  摄像师让苏恬恬戴上公司的手表新品拍了好几套照片,又让她和陆奕权拍合照,苏恬恬疑惑地问陆奕权,为什么他们俩要拍合照。

  陆奕权“咳咳”两声说,都是工作需要。

  刘特助告诉苏恬恬,新品推广会定在一个月后的皇室国际酒店举行,正好和她结婚是同一天,苏恬恬说,她参加不了。

  陆奕权却说:“万一婚礼取消了呢?”

  苏恬恬向她翻了个白眼。

  过了一个星期,苏恬恬才勉强选定了自己婚礼上的婚纱,比起那天在陆氏集团总部试的,效果差多,婚礼的一切都基本准备就绪。

  这个星期,陆奕权每天都派人去她家给外婆送各种补品,在家里都快堆成小山了,宋平却一次也没去过。

  这天是苏恬恬结婚前的最后一次生日,宋平本来要和她庆祝的,但两天前却突然告诉她这天要回去加班,苏恬恬只好打算自己过生日。

  这天早上,苏恬恬微信突然收到一个陌生人的好友申请:宋平的秘密。

  苏恬恬好奇地通过了对方,对方发来信息,说他是孙芸的老公,宋平和他老婆偷情了,知道他们准备结婚,让她看清楚宋平的真面目。

  接着给苏恬恬发来好几张微信聊天的截图,苏恬恬仔细看完,心里凉了半截,她才知道,上次宋平到L市出差的时候,去见了大学的初恋孙芸。

  两人当时就旧爱重燃了,一直到现在,每天都聊得火热,难怪苏恬恬觉得宋平自打从L市回来之后就不对劲。

  两人还约好今天下午到本市的假日酒店开房,苏恬恬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缺氧,几乎喘不过气来。

  什么加班,原来是和旧情人开房去了,这个生日礼物够残忍的。

  孙芸的老公又给苏恬恬发来了一个连接,告诉她,这是他找人跟踪他老婆,偷偷在酒店房间装的摄像头,可以实时看到酒店房间里的一切。

  苏恬恬打开连接,看到宋平和孙芸刚进房间,迫不及待地拥抱起来,她颤抖着给宋平打了电话。

  画面中的宋平对孙芸做了个“嘘”的手势,才接通了电话。苏恬恬说:“宋平,你现在在哪?”

  宋平说:“亲爱的,我现在在公司加班啊,生日快乐!有什么事吗?”

  苏恬恬说:“没什么,就是想问你,昨天选的那件礼服是红色好看还是紫色好看。”

  宋平有点不耐烦地说:“你定就行了,领导找我了,我不跟你说了。”

  苏恬恬看到画面里的宋平一把丢掉手机,转身就和孙芸扭在一块。

  苏恬恬气得混身发抖,然后她又突然感到一阵轻松,这趟婚事到底是掺杂了许多与爱无关的因素,有一部分原因是她想完成外婆的心愿。

  苏恬恬的嘴角突然钩起一抹邪恶的笑意,她想到了一个报复的办法,她点了直播画面上的“录制视频”按钮。

  离新品发布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刘特助越来越替自家总裁担心了,这哪是什么新品发布会,分明是总裁的大型表白现场。

  按理说苏恬恬已经知道宋平的丑事了,但好像还是一门心思地要结婚,总裁什么都准备好了,万一苏恬恬不来,总裁得多伤心啊。

  这天,皇室国际酒店一楼国际会议厅内布置得美轮美奂,陆氏集团收购劳氏钟表后的首场新品发布会即将举行,现场来了很多重量级的友商及媒体。

  刘特助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发布会6点就要开始了,他已经打了N个电话给苏恬恬了,但苏恬恬的电话一直关机。

  这个苏恬恬到底是来还是不来,也不给个准信。

  刘特助偷偷瞄了总裁一眼,那脸黑得他不敢看第二眼。

  下午5点,苏恬恬还是不出现,他只好对现场负责人说按第二套方案执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是苏恬恬,刘特助看到她,感动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他说:“少夫人……咳咳……苏小姐,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感觉总裁都要杀了我。”

  陆奕权见到苏恬恬,脸色瞬间由阴转晴,他对苏恬恬说:“哦,婚礼取消了?”

  苏恬恬说:“没有啊,谁说新娘子不出现婚礼就不可以举行了?”

  陆奕权应道:“当然可以,我觉得特别好。”

  苏恬恬随工作人员进去换衣服,刘特助又赶紧让现场改为按第一套方案执行。

  此时,丽美大酒店的大堂正乱成一团,宋平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苏恬恬,打电话也显示关机,但宾客已经开始入场了。

  宋爸宋妈只好让他先自己一个在门口迎接宾客,要是有亲戚问起,就说新娘在化装。

  6点,客人都来得差不多了,但所有人都找不到苏恬恬。

  就在这个时候,婚礼的主持人突然上台说:“各位亲朋好友,新娘子特意让我在这个时候播放一段视频给大家看,她有重要的话在视频里跟大家说。”

  说完,舞台的大屏幕开始播放视频,画面一出来,所有客人都一片哗然。

  画面竟然是新郎宋平和另外一名女子赤在一起,时间还显示是半个月前。

  宋平的脑袋轰地一片空白,宋爸宋妈赶紧要去关视频,但已经来不及了,画面还显示了宋平和一名女子的聊天记录。

  画面的最后定格在苏恬恬的一段文字声明:鉴于宋平无耻的行为,我苏恬恬本人宣布单方面取消与宋平的婚礼,并且今后与宋平断绝一切来往。

  皇室国际酒店内,闪光灯连成一片,劳氏钟表的新品发布会顺利举行。

  轮到陆奕权上台致词,他说了一些官方的套话,突然话锋一转,说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他。

  在他上初一的时候,他暗恋了比他大一级的一个女生,但他没有勇气向她表白,只是偷偷地关注她,偷拍了她好多照片。

  这时,大屏幕显示了一些照片,女生的头像被挡住了,有些是他的大头照,女生在他身后很远的地方。

  苏恬恬看到照片,觉得那个女生和那些场景,她怎么那么熟悉。

  陆奕权说,他从来没和她说过一句话,她可能也从来没有留意到他的存在,但在他心里,她却一直是最重要的一个存在。

  苏恬恬认出来了,照片里的场景是她的中学,那个女生就是她!陆奕权说的一直暗恋的女生就是她?!

  陆奕权继续说,后来,女生考上了大学,他出国了,他就再也没见到过她。但很幸运地是,最近他们又相遇了。

  苏恬恬的心里不由一震,陆奕权竟然是他?!初二的时候,她的好朋友发现有一个初一的小男生总是在偷拍她,她一开始不相信,后来才发现是真的。

  陆奕权放慢了语速说:“我错过了她的大学,错过了她工作的这几年,但是我不想,再错过她的余生。”

  苏恬恬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暗暗喜欢这个偷拍她的腼腆小男生,但是碍于面子,她一直都不敢打听这个小男生的名字,这是她从来没告诉过别人的秘密。

  原来他就是陆奕权!苏恬恬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几乎要跳出来。

  陆奕权深情地看着苏恬恬说:“今天,这个女生也在现场,我有一个大胆的行动,我想当着现场这么多人的面,向她表白。”

  “我不知道我的举动会不会吓倒她,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但我知道我必须用尽全力去争取,我必须要让她知道,我不允许自己再错过她的余生。”

  说着,陆奕权款款走到苏恬恬的面前,像一位王子走到公主面前,单膝跪在她面前说:“做我女朋友好吗?”

  苏恬恬笑了,她说:“你不是有未婚妻吗?”

  陆奕权的唇角又勾起一道好看的曲线,他从口袋掏出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说:“那嫁给我好吗?我的未婚妻。”

  苏恬恬点点头说:“原来你叫陆奕权,我余生都会记住。”作品名:《霸道总裁强撩我》;作者:圆周圆

环境观察员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环境观察员 » 吴贤庆:故事:初次见面总裁为我豪掷百万,几张聊天截图让我怀疑他目的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