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观察员

环境观察员
环境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王嘉尔茶中女儿红

王嘉尔茶中女儿红

  原标题:茶中女儿红

  《红楼梦》可谓是半部《茶经》。也难怪,曹雪芹这样一个享受过荣华富贵的公子理应是对世上的珍奇玩意儿司空见惯的。而茶对于贾府来说可不仅仅是一种饮料,而是精致生活的体现,权势与财富的象征。因此,《红楼梦》中的茶就十分值得玩味。

  女儿红的来历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传说在女儿出生时家里会藏下一坛好酒,待到女儿出嫁时再拿出来与众人畅饮。因为时间的沉淀,酒味也愈发醇厚了。今天我要讲的是茶中的女儿红,其实它还有另一个名字——普洱茶。

  在《红楼梦》中,任何事物都可以诗话、美化,这茶也不例外。先看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林之孝家的来到怡红院,问:“宝二爷睡下了没有?”宝玉忙笑到:“……今儿因吃了面怕停住食,所以多玩一会子。”林之孝家的又向袭人等笑说:“该沏些普洱茶吃。”袭人晴雯二人忙笑说:“沏了一铫子女儿茶,已经吃过两碗了……”根据她们前后文的对话,我们可不可以说这“女儿茶”便是“普洱茶”呢?

  我们先来看看清人对普洱茶的记录。清代张泓《滇南新语》(1755年前后)中的记载“普洱茶珍品,则有毛尖、芽茶、女儿之号。毛尖即雨前所采者,不作团,味淡香如荷,新色嫩绿可爱;芽茶较毛尖稍壮,采制成团,以二两四两为率,滇人重之;女儿茶亦芽茶之类,取于谷雨后,以一斤至十斤为团。”

  再有,清代阮福的《普洱茶记》(1825年前后)中也叙述道:“大而圆者,名紧团茶,小而圆者,名女儿茶,女儿茶为妇女所采,于雨前得之,即四两重团茶也。”

  从这两位清人的文献来看,普洱茶被唤作“女儿茶”已是由来已久的,甚至连典故、出处也记载得明明白白。并且早在雍正年间普洱茶就作为进贡朝廷的贡品运抵京城,凭贾家这皇亲国戚的身份,能有幸品到这珍品也不足为奇。

  我注意到宝玉的那句“怕停住食”,也就是说怕吃撑了积食。林之孝家的就毫不犹豫地叫丫头们沏普洱茶,这不正与普洱茶消食的功能不谋而合吗?早在唐代的《新修本草》中,就有对普洱茶的记载说:“茗,古茶;茗未甘、苦、微寒、无毒。主痿疮、利小便、去痰、热渴,令人少睡。春采之,苦茶,主下气,消宿食。” 清代名家赵学敏于乾隆三十年(1765)辑著的《本草纲目拾遗》中也有载:“普洱茶膏能治百病,如肚胀、受寒。”不论是唐人还是清人,对普洱茶能消食的功效都了如指掌。 因此,就凭这一项特别的功能,就能让普洱茶从现今众多的“女儿茶”中脱颖而出。

  宝玉曾说过“女儿”这两个字是极为尊贵和清净的。由此,普洱茶在《红楼梦》中的地位就不言自明了。于是,我常想,若是将普洱茶包装一下,再冠上这充满古风遗韵的名字是不是会为它平添几分历史的厚重,几分艺术的妖娆?

  ▼

  ▼

  责任编辑:

环境观察员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环境观察员 » 王嘉尔茶中女儿红
分享到: 更多 (0)